这时他的眼充满着显得更加憔悴不堪

    2017-08-18 14:41

     这一晚上闹到九点四十分病人才从手术室推了出来。
    亲戚朋友立刻就围了上去,白色的被子下看不到病人的脸,头上裹满了纱布,嘴上盖着一个大大的氧气罩,病人的眼睛也是紧闭的,在场的亲戚好友无不为之落泪,为之叹息。
    娅娅走近前去,抓住嫂嫂冰冷的手,眼泪就一个劲的往下流。她尽量的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,她的心在颤抖着。
    海军爸,一个善良的老头,就只有蹒跚着步子慢慢的跟在手术车后面悄悄地落泪。在重症监护室里,这个善良的老人,再也受不了心灵的折磨,禁不住在媳妇的病床前跪下哭了起来,“孩子,我们老赵家对不起你啊,我那遭天谴的畜生怎么下得了手呀,他怎么对得起你娘儿俩呢,孩子……”
    老汉的哭声再一次让亲朋好友落泪了。
    病床上的人儿的眼睛里,留下了一串串晶莹的泪水,可是,她并没有睁开眼,或许,她对这家太失望,对这世界太失望……
    娅娅抓住嫂嫂的手,她仿佛想要把那冰冷的手捂热,她仿佛想要把那颗疼痛的心捂热……
    最后还是娅娅爸说话了,“我代表我兄弟谢谢亲戚朋友们的关心了,老赵家出了这样的事,是悲哀是耻辱啊,今天你们也累了一天,也没时间,也没心思招呼你们吃饭,都饿了快一天了,大家就及早回家,我让娅娅的姐夫送送你们,改天再一一登门谢谢你们!”
    “看看,你就不要客气了,出了这么大的事,还要你做叔父的多多吃苦招呼了,这伢子可怜呐,怎么承受得住呢?”大家又七嘴八舌的劝起老赵家来,“你看你兄弟呀,都一把年纪了,两老人为了海军这个家,吃一生的苦,眼看就要稍微好点,那伢咋就这么不成器,这都是出门在外受的诱惑呐,放下好好地日子不过,再哪里去找这样的贤德媳妇呢?这下闹腾的,唉,好好一个家就这么给毁了……”
    “我那兄弟老实呀,实在可悲,早就在家里暗着闹腾,你们说,干嘛不拿到桌面上说呢?我要知道,我这个做伯父的早就把那败家子给打断脚!可怜了我的侄媳妇娘儿俩了……”说着也忍不住老泪纵横了,“你们就早点回家吧,这里有我们弟兄两个,还有娅娅在这里,你们就放心回家吧!”
    在娅娅爸的一再坚持下,亲戚朋友们才渐渐地离开,只留下了老赵家和兄弟的亲家了。
    娅娅爸又带着兄弟去看了海军的岳母的病情,幸好只是一时焦急引起,休息一下也就没有大碍。“我家海军那不肖孩子让你全家受苦了,我向你们说什对不起呀亲家母……”
    海军爸就一直没有停过眼泪,。
    “可怜我的儿呐,咋就瞎了眼呐,让她受这样的罪……”她长叹了一口气,“我要让那畜生受到法律的制裁……”
    “亲家母啊,你不看僧面看佛面,我老赵家不求你原谅,你就看在她娘儿俩的份上,原谅那个畜生吧,我不想看到这个辛辛苦苦组织的家就这么毁了呀……孩子还小,需要大人们的爱呀……”
    娅娅妈也在一旁劝着亲家母,“就是啊,闺女现在弄成这样了,可怜呐,你就看在甥女的份上,暂且不谈这事,你就想想那伢现在都不知咋样了,放学回家听说这事一定又哭得可怜死了,我那弟媳妇也为这事估计急疯了,那家还算个家吗?唉,娅娅爸,你赶紧去跟娅娅说一声,打个电话回家问问孩子,可怜的孩子…….”唉,病房里就留下两家的叹息声了。
    好半天时间,林进峰才送完所有来医院的亲戚朋友,回到医院才打电话回家和叶思宇说一声。
    这一说,把个叶思宇吓了个半死,就在电话里询问起事情的经过,林进峰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绘声绘色的回答,只是说一会回家再解释。
    娅娅也记起了叶思远说要回来,她就叫上爸妈到一边商量了。“爸爸,妈,我下午打电话给思远了,他问要不要回来?”
    “你嫂嫂现在好点,我看就不要他回来了,他没去多久,来回的车费什么的又是一笔开支,再说回来又能怎样呢?也解决不了问题,再也差不了多久就要回来办结婚的手续什么的,耽误的时间多着呢,你说呢老头子?”娅娅妈在征求着丈夫的意见。
    “这样最好,娅娅也是,你告诉他做什么呢?”娅娅爸同意了老伴的意见,“我看,今晚上你和娅娅就在医院招呼一晚上,我一会和小林一起回去,家里猪啊牛啊都没有安顿呢,你们估计又没带多的衣服,晚上还冷嘞……还有小孩子,估计就像没爹娘的孩子了,揪心呐!”
    “那你就趁早和小林回去,叫他晚上开车慢点!”娅娅妈又唠叨着。

    上一篇:用进废退勤于用脑是减缓记忆退步的有效方法 |下一篇:天生的仰羡那泓明澈的清流潺潺而逝

网站首页 -  关于我们 -  产品展示 -  要闻动态 -  企业文化 -  人力资源 -  联系方式 - 

© 2017 澳门百家樂网站 stainless steel products Co.,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 表达积极与活力,生生不息及亲和力!